第一百一十五章 杀机初现(1 / 2)

<p>不知道过了多久,怀中的华锦终于不再哭泣。</p>

<p>她红通着眼眶,低下头,不敢直视洛远的眼睛。</p>

<p>洛远砸吧砸吧了嘴,打趣道:“啧啧啧,堂堂小神医竟然在别人的面前掉眼泪,这可真是糗事啊。”</p>

<p>“啊啊啊!洛远!”</p>

<p>本来还在害羞的华锦立即抬起头,肉包子一般柔软的小粉拳不停地砸在洛远的身上。</p>

<p>ヽ(#`Д´)ノก̀(ㆆᴗㆆ)</p>

<p>“蹦~”</p>

<p>一记清脆的脑瓜崩弹得华锦差点又哭了出来。</p>

<p>(ㆆωㆆ):“诶呀呀,好像下手重了?”</p>

<p>论洛远的气人本领,那可是经过无数人检验过的。</p>

<p>想当初在龙虎山上的时候,王也只用了一夜,肺活量就增大了将近一千毫升!</p>

<p>华锦本来还有些忧伤,可大半忧伤已经被愤怒所取代。</p>

<p>不等她挥舞起小粉拳,洛远便将手按在了她的脑袋上。</p>

<p>“好了,别生气,生气会变丑的哟。好了,我后天的确要走了,既然没办法再和你讨论医术,那我就送你一个礼物吧。”</p>

<p>“礼物?”华锦的眼睛立即亮了。</p>

<p>说到礼物,谁会能挡住礼物的诱惑呢?</p>

<p>“什么礼物?”</p>

<p>“就是这个!”洛远从怀中取出了一块马符咒,“这叫马符咒,它的作用……”</p>

<p>两分钟后。</p>

<p>华锦紧紧握着马符咒,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,她悄悄地瞥了一眼洛远,“你真的愿意把这个东西给我?”</p>

<p>“如果不愿意给你,那我何必拿出来呢?”</p>

<p>说到这里,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。</p>

<p>“不过丫头,你有马符咒的事情,可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!就算是你的师父也不行,明白吗?”</p>

<p>洛远给华锦马符咒,主要是看她专心医术,武功不强,所以给她增加一些防身的能力。</p>

<p>华锦听后,同样严肃地点了点头。</p>

<p>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还是很清楚的。</p>

<p>在华锦收起马符咒后,洛远站起身,“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早些睡吧,我先走了,明早记得来吃早饭。”</p>

<p>华锦沉吟片刻。</p>

<p>“好。”</p>

<p>走在回去的路上,洛远笑着摇了摇头。</p>

<p>他看出来了,华锦似乎对他有些不一般的情感。</p>

<p>但十四五岁的年纪,哪里又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呢?</p>

<p>最可能的,是崇拜和依念吧。</p>

<p>……</p>

<p>回到屋内,李寒衣已经睡下。</p>

<p>洛远褪去衣衫,只留下打底的睡衣,躺进了暖乎乎还散发出香气的被窝。</p>

<p>抱着佳人,嗅着芳香,洛远很快就沉入了梦乡。</p>

<p>……</p>

<p>转眼间,两天过去了。</p>

<p>一辆马车缓缓从剑心冢内驶出。</p>

<p>洛远驾着马车,李寒衣坐在马车内,马车沿着宽阔的道路,缓缓向前行驶去。</p>

<p>也就在马车从剑心冢内离开之时,几双不起眼的眼睛便捕捉到了消息……</p>

<p>……</p>

<p>眨眼间,又是三天过去了。</p>

<p>南安城,北离南部的城市,气候湿润宜人。</p>

<p>从剑心冢前往青城山,恰好要经过这座城市。</p>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